七猫中文网现实题材征文大赛颁奖典礼首次推出行业论坛,探索IP发展之道

中国文化艺术网

1个月前

李玮:我们知道,七猫中文网现实题材征文大赛遴选出许多优秀作品,这些作品不仅是在传播正能量,而且也收获了好的市场,它们在线上有很好的数据,线下也被实体出版。

5月17日下午,2024第四届七猫中文网现实题材征文大赛颁奖典礼下半场如期举行,分为“大咖分享”和“行业论坛”两个环节。这也是征文大赛颁奖典礼首次增设下半场,旨在集结众多行业大咖,共同探索网络文学及现实题材IP的发展之道。

从文本到视听的AI实现

在大咖分享环节,上海电影技术厂有限公司副厂长郗岳发表题为“从文本到视听的AI实现”的演讲。大家现在都在讲Sora,似乎从文字到影视很简单。然而在郗岳看来,可能在这个过程中影视的整个创作本身就是多模态的过程,是人与人之间的多模态,不同的工种、不同的岗位、不同的创意者,用不同的方式描述他对这个作品的想象和最终的呈现。

具体来说,上影制作和七猫文学板块应该合作些什么?“上影在上海松江有一个大的产业社区,我们有自己的拍摄基地,从摄影棚到实景、到后期制作,有一个完善的体系。我们也提出要打造一个‘未来数字文化青年’的产业社区,就是把喜欢创作的人引入到这个社区里面。有些人是提供相关的技术支持,有些人是提供创意的,大家在社区当中能够有一个开放共创的模式,这时候我们也希望能够和七猫文学生态进行一个融合。

同时,我们可以提供一个影视基地+AI的一站式解决方案。目前上影拥有650亩左右的实景拍摄基地,《繁花》也是在我们的基地拍摄制作的。这里有算力平台、AI技术团队、数字资产库,基于这样的体系,可以给青年技术团队和创作团队提供一站式的服务支持,再配上基地+基金这样的合作模式。我们认为在这里面,文学可以成为创作的第一个环节。”

那么,到底有没有可能用一个非常简单的方式,能够从文字直接生成我们想要的作品?在他看来,“目前我们认为这个‘直接路径’还是比较艰难的,但可能会有另外一种方式,就是AI产业生态的方式。我们把AI打散,‘十万青年十万军’,把青年和AI工具放在产业生态的社区当中,每个环节做成一些插件、工具,每个环节应该应用的AI技术应用进去,最后形成的作品可能才是一个真正的标准作品。”

他认为,上影制作和七猫之间,可以在各环节上进行联动,从创作、图像、声音、数字资产到视频,但核心还是回到一个点,优秀的文本、优秀的作品,这是任何技术都无法替代的。“希望和七猫在上海科技影都、在松江,更好地打造这样一个‘AI+青年人’创作的生态环境。

以上海城市为基底的IP影视化与文化焕新

上海尚世影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周瑜发表题为“以上海城市为基底的IP影视化与文化焕新”的演讲,在她看来,“我们的根在上海这座城市,我们尚世影业的影视创作也是以上海为基底进行的。”

上海,有很特殊的文化背景,一方面受到了红色文化的浇灌、洗礼,另一方面又地处特殊的港口位置,中、东、西交流频繁。“在上海这座城市,我们称之为‘冒险家的乐园’也好,‘十里洋场’也好,在这里东西方文化充分地碰撞、交流。此外,作为中国改革开放最早的一批城市之一,上海也是当今中国乃至世界的经济、金融、贸易、航运、科创中心,它的文化有非常显著的国际特色,又可以将传统和现代杂糅起来,这些为海派影视剧的发展提供了充足的养分。”

她简单回顾了海派电视剧的发展,从早期大家比较熟悉的年代剧、情感剧、家庭伦理剧,到现在可以看到当今海派电视剧呈现出百花齐放的景象。“这里不得不介绍上海广播电视台,出品了大量经典的电视剧,像《孽债》《十六岁的花季》《上海一家人》等等。上海广播电视台可以说是海派电视剧的摇篮,也是海派电视剧创作的先行者和发源地,在整个上海文化建设中具有非常独特的价值和重要的作用。”

而尚世影业,是“海派电视剧摇篮”上海广播电视台的影视投资制作的唯一主体。“多年来,我们持续进行剧目的创制,其中有经典的《光荣与梦想》《在一起》《大江大河》,职场剧有《杜拉拉升职记》等,在上海这座城市的发展中,在不同的时代下发挥出了独特的作用。”

“我们最近正在创作电视剧《三十九二十八》,关注保险业的。它是非常本土的一部海派电视剧,我们希望在这部剧中不仅展现很有上海城市特色的当今保险人的新面貌、新气象,更加可以反映出很有特色的上海女人,上得厅堂下得厨房,非常精明,同时又很讲义气,可能会是玲子和汪小姐的结合体。这是一部原创作品,但它是具有文学底子的,因为我们的编剧采访了大量相关行业的故事。我们认为它可以反哺相关行业,可以和七猫这样的平台合作。希望可以和大家共同携手孵化精品,讲好这座城市的故事,大家双向奔赴。”

出版论坛:探讨小说与实体出版的融合路径

在行业论坛环节,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李玮教授担任主持人,其中出版论坛以“现实与幻想的交织:小说与实体出版的融合路径”为主题,七猫作者顾天玺、匪迦、浙江文艺出版社副总编许龙桃、春风文艺出版社副总编赵亚丹、海峡文艺出版社社长林滨、七猫女频主编陈肖肖出席论坛。

李玮:我们知道,七猫中文网现实题材征文大赛遴选出许多优秀作品,这些作品不仅是在传播正能量,而且也收获了好的市场,它们在线上有很好的数据,线下也被实体出版。例如浙江文艺出版社已出版的《北斗星辰 》《苍穹之盾》等;安徽文艺出版社已签约的《尖锋》《关键路径》等;还有春风文艺出版社今天带来的这一部新书,改编自匪迦《穿越微茫》的《蒲公英计划》;以及海峡文艺出版社已出版的《智能觉醒》。在这些作品中,有好几部都来自匪迦。请问匪迦老师,您的书总是能够精准把握选题,紧跟时代热点话题,甚至能够预判到热门趋势,从北斗导航、国产大飞机到低空经济等等,能否给我们透露下是如何进行选题策划的?

匪迦:我的创作以现实题材中的科技、科幻方向为主。如果说我的作品获得了出版社的认可得以出版,中国人说“天时地利人和”,我从三个方面浅浅分析。

天时,既然是现实题材,我们创作的作品和时代的发展肯定要贴合。现在很多人对于现实题材的印象还是农村题材,其实这样的现状可以理解,我国的工业发展速度其实很快,快到超出很多人的想象。我经常举的例子,我国工业增加值连续10年全球第一,制造业增加值连续十年占全球的30%,我们已经是很大的一个工业国。这样的时代潮流之下,再创作现实题材,除了传统的农村题材外,和工业、科技相关的题材,和这个时代潮流更加契合,在我看来这是一种“天时”。

地利,我自己在本职工作中,一直接触航空航天、高科技行业,地利就是我离这些行业非常近。我自己对于这些题材更加熟悉也更好把握细节,一方面可以体现出更加真实的图像,另一方面也更容易去把握其中的“度”。

人和,其实一部作品真的要出来,光靠作者不行,还要靠整个“产业链”,或者说是合作团队,包括我们的编辑、平台和出版社。七猫对于作者的题材并没有太多的限制,包括仙人掌和满江总和我说,“我们对于题材没有太多的要求,什么样的题材你擅长或者愿意写,我们都全力支持。”从七猫与出版社的交流来看,出版社也看重这样的一些题材,这才是最终一部作品得以出版的因素。

李玮:我知道七猫的编辑在内容的遴选和把控上也非常用心,请问肖肖老师,您每一次是怎样把控内容的商业性、话题性和文学性?

陈肖肖:七猫会先定选题,再审核文学性,初审通过之后还有三审流程。首先选题不能过于宽泛、空泛,不能过于狭隘、浅薄。一个优质的选题,必须蕴含精神文化价值,会审视选题是否有文化传承价值、知识普及及教育价值、社会责任价值,或者是时代反响价值。如:是否聚焦现实、体现生活;是否展现新时代的重大变革,或者书写各行各业的拼搏奋斗、讴歌人民群众的生活实践、功绩等;是否坚定文化自信、展现中华文化魅力等。文学性上,选题确定后,会把控故事性、可读性、趣味性和代入感,毕竟不是专业书、教材书,建议适当降低阅读门槛,同时拒绝套路化和同质化。

李玮:匪迦老师的《北斗星辰》是由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并且出版后广受好评。请问浙江文艺出版社的许总,您当时怎么选择到这本书的?

许龙桃:我们觉得网络文学,首先是文学。浙江文艺出版社一直在做原创文学,我们对于原创文学应该有什么样的标准,哪些原创文学我们应该重点推广、出版的,本身社里会有模型。具体到网络文学的模型来看,匪迦老师的作品完全契合、完全匹配我们的模型。

二是新时代文学和新时代文学出版,一定是相伴相生的。匪迦老师的作品就是具有新时代文学样子的网络文学,所以选择。

三是具体到作品来看,北斗在我看来就是中国式现代化的重要标志,就是中国式现代化的重要物象。如果在历史长廊中来看中国式现代化,北斗一定是耀眼的标志物。所以我们是看到了选题、看到了内容,看到了匪迦老师的专业度,立马签下了这部作品。

李玮:匪迦老师还有一本书被春风文艺出版社出版,名字叫做《蒲公英计划》,有请赵总分享一下。

赵亚丹:七猫作为网文大咖,重要的门户,编辑流程和我们实体出版有很多相似的地方,甚至比我们实体出版做得更精细。他们的三审对稿件的判断、对市场的把握非常精准。

《蒲公英计划》,充分体现了匪迦老师的创作风格。我当时看到这部作品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的是美国一位作家迈克尔·克莱顿,《侏罗纪公园》的作者,被称为高科技惊险小说之父。他的作品和匪迦老师感觉很接近,用非常专业的、硬核的科技题材为背景演绎故事,既有专业知识,同时故事也非常精彩。

李玮:除了高科技题材,从小人物出发,从日常生活、身边的人间烟火提取题材和故事,也是实体出版非常青睐的一类作品。顾天玺就非常擅长从身边的小事提炼素材,她的作品《尖锋》就是从辅警的角度书写案情之诡秘和人性之复杂,我们今天也想问问,如何从生活中发掘出写作灵感,从身边的人物和事物中提取原型?

顾天玺:我觉得我就是一个小人物,所以我的视角基本都会放在小人物身上。《尖锋》的男主张小波,他有一个真实的原型,我每天上班的路上都会遇到一个辅警,日复一日的“点头之交”中,我们有着惺惺相惜的默契。有几次我发现,其实大家对辅警这一职业不是很尊敬,他们更愿意听交警的口令,当时我就想为他们发声。我在辅警的身上也看到了当年我在单位当合同工时的经历,虽然我们做了很多事情,每天也很辛苦,但依然会遇到一些不公平的待遇,甚至有时候会有一些隐性的职场霸凌的事件。

我想为他发声,但当时我想如果单纯就想为他发声,是不是有些浅?为了塑造更立体的人物角色,也考虑到我喜欢写悬疑刑侦小说,为了让《尖锋》更好看,我给他加了很多buff,加了很多比较热血的东西。这个交警是我原来创作的雏形,经过艺术化,他是一个在基层打击犯罪的优秀辅警,里面有很多单元剧故事。一桩桩的案情,将这样一个小人物的价值体现出来了。他是一个小人物,但是他的身上也有大光芒。其实这本书也是完成我的心愿,我觉得自己也是小人物,但是每个小人物都有一个想要逆袭的梦想。

李玮:海峡文艺出版社出版了七猫中文网银月光华的作品《大国重器2智能时代》,请林社长分享一下为什么会选择这本书,海峡文艺出版社在遴选网络文学作品方面有些怎样的经验?

林滨:我们出版七猫的《智能觉醒》,原来在七猫上叫《大国重器2智能时代》,我给它的定位是“描摹中国人工智能的觉醒路径”。为什么会选择这部,其实和我们自己切入网络文学的点有关。我关注工业题材,实际上大国梦想、大国情怀,是我们的切入点。

我认为,网络文学是一个新的文学形态,焕发蓬勃生机,网络文学的出版也是一个新的出版形态,应该也是要立起来的,我觉得是“双向奔赴”。网络文学为我们提供什么?进入网络文学,我发现大家对行业文的描写特别全面、深入。我认为是一个知识的普及,各行各业的书写进来,原来我们不了解的各种作者、各种行业都呈现出来了,给我们打开了很大的窗口。

出版社的编辑能为网络文学做什么?像这次做《智能觉醒》,20来万字,实际上原来不止,有50、60万字,出版时容量会有所限制,我们会对网络文学的精神性或思想性,做出一个基本的价值判断,还有我们对艺术性要提出新的要求,这就是我们的编辑进场的作用。

传统出版和网络文学的双向奔赴,形成良性互动,今天包括我、我们同行,和七猫、和各种平台的携手,就变得非常有意义,也是我们为新时代文学、新时代文学出版贡献了我们自己的力量。

影视论坛:探讨如何搭建从文字到视听的桥梁

影视论坛以“让读者拥有奇妙幻想:搭建从文字到视听的桥梁”为主题,七猫作者黑白狐狸、金笑、金海鸥传媒制片人张冬、腾讯视频分账剧业务中心IP负责人张骁、中国传媒大学戏剧影视学院戏剧影视文学教授张菁、七猫影业制片人刘沐晗出席论坛。

李玮:我们知道七猫的作品有许多IP的转化,不乏成功案例。最主要归功于七猫有一个非常好的作者池,拥有一批出色的IP内容的生产者。比如金笑老师的创作,以女性向悬疑著称,您的作品《窥夜》内容精巧,引人入胜,很快实现了影视版权的售卖和改编。您今年的作品《刺骨之尘》也同样是悬疑题材,大家都很感兴趣,什么样的动因促成您选择了悬疑赛道,能否和我们分享一下?

金笑:之所以选择创作悬疑作品,因为我从小就喜欢看这类的作品。之后就想自己创作,收集了这些资料,再查看这些相关的案情的时候,发现很多故事背后促成的原因是时代和个人选择,我觉得非常振动,就想创作一些这样的作品,反映背后的故事。包括《刺骨之尘》和《窥夜》,都是我看作品的时候,发现一些社会背景下的小人物做出一些选择,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他的选择和认知给他的限制从而酿成了不好的后果。我想通过创作来给大部分遇到相同环境的人一种指引或者是参考。

李玮:金笑的作品也被金海鸥传媒的制片人张冬发现,请问您为什么选择这本书进行改编,在改编的过程中有什么要和我们分享的?

张冬:说到我为什么要买小说,不能免俗要聊一下初心。我的主业是演员,但我是一个没有流量的演员,我想参演到好的作品非常难。我就想,既然我没有办法演到好的作品,我就要做一部好的作品,这是我的初心。之所以选择《窥夜》,因为《窥夜》某种程度来说让我产生了共情,共情对于文学作品或者是影视作品都是非常重要的。如何产生共情?其实剧本是最根本的原因,你的内容、人物、台词都是重要的因素。我们要注重细节的把控,细节决定了剧的上限。

虽然现在我们还不能透露太多剧本创作的内容,但可以分享一下我们的创作方向。我们这次比起讨论如何追求幸福,更侧重于讨论如何战胜痛苦。我们想要传达的是这个世界缺的不是完美的人,而是每一个像我们一样平凡的人,从心中给出的真心、正义、无畏与同情。

李玮:今天我们也请到了七猫影业制片人刘沐晗,也是七猫版权运营部经理,想了解一下七猫对于小说改编成影视作品,除了“共情”还有哪些重要的评估标准?

刘沐晗:现在影视化已经非常细分了,比如长剧,有头部的长剧,还有分账的长剧,此外还有中短剧、微短剧等等,我们其实是根据不同的赛道进行一些垂类的细分。会把所有的作品放在改编推荐池中,从小说内容到最后推荐给平台方、制片方,在这个过程中间有一个策划的过程。实际上我们做的工作就是从海量的优质小说中,筛选出适合每一个细分赛道的内容再来进行改编。

目前我们版权内容在影视化方面的推荐,分为两类:一类是偏头部的定制剧、版权剧赛道,一类是偏分账剧赛道。版权剧,希望能够影漫游及衍生品破圈联动。比如一本小说,实体出版了、动画版权也卖了,这样它的粉丝越积累越多,就可以赋能到整个圈层,让整个内容成为一个“破圈”的大IP生态。另外一部分,目前在冉冉升起的就是分账剧。这个赛道我们的小说有着先天优势,小说的很多数据和粉丝,和播出之后剧集的观众的喜爱度数据显示是很重合的。比如小说中很多爽点,读者很喜欢,拍完之后剧集受众也是很喜欢的。分账剧是我们先天比较有优势的赛道,未来也会在这个赛道做深耕。

李玮:今天也邀请到了腾讯视频分账剧业务中心IP负责人张骁,我们知道腾讯和七猫有不少的合作,出了很多不错的作品,那么您对于内容筛选的标准是什么?

张骁:对于腾讯分账赛道的IP合作来说,我们的初心是为众多合作伙伴提供服务、做好服务,通过共同创造的好作品来打动用户,让相关方都能获得收益。经过这几年的密切合作,我们与七猫的版权部门也是达成了共识,用平台之间的合作来为七猫的作家服务,通过“文学+剧集”将一个IP的影响力放大,可以做到“1+1>2”甚至是数倍的作用。我们通过这种良性的合作,可以将一个好作品打造成IP飞轮,让它持续滚动起来,从而收获更大价值。

在IP合作这个环节,我们也共同探索了一套基于内容+数据的合作模式,结合了七猫和腾讯视频双平台的内容+数据评估体系,为最终呈现给观众的剧集作品保驾护航。经过两年多合作探索,明显可以感觉到IP的内容质量提升,同时改编作品上线之后带来的收入也是越来越高。未来,我们也会扩大加深与七猫的合作,共同创造更多好的作品。

李玮:今天还有一位作者黑白狐狸,她的上一部作品是《我为中华修古籍》,这是一部比较独特的行业文,请问您为什么会选择修古籍这样一个看似比较枯燥的职业作为您的创作题材?

黑白狐狸:我从两个方面回答,第一是为什么选这个职业,第二为什么选这个枯燥的职业。

首先,选择这个职业,是因为我本人曾经有过相关的工作经历,当时做一个华侨史的国家基金的大项目。我觉得这个项目很有趣,就希望能有一个机会让普罗大众看一下,普通人和古籍从业者之间是有一个门槛的,希望可以跨越这个门槛,七猫给了我这个机会。

第二,之所以选择这个枯燥的古籍职业,说实话,以我的从业经验来讲,我觉得古籍一点都不枯燥,非常有趣。但是我们在写的时候,涉及到很多专业知识是有门槛的,比如涉及到文献学、训诂学、经史子集等一些基本的概念,涉及到一些考据的方式、一些定义,这时候如果想让读者喜欢,这些东西都不能直给,一定要融在故事当中。

我的目标就是讲得让读者愿意看完这本书,当时设计前30%给一些小的知识点,主要讲普通人,一个小白闯到高知的古籍行业中,一系列阴差阳错的故事,让读者有共情。后70%,我才慢慢塞一些硬核的东西进去,这样读者才可以把故事看完。

李玮:今天我们也有幸邀请到中国传媒大学戏剧影视学院戏剧影视文学教授张菁,张教授不仅创作了一批优质的作品,更是在教育一线不断进行创作研究,请张老师和我们聊聊如何搭建从小说内容到影视方想要的内容之间的桥梁。

张菁:感谢七猫可以搭建这样一个文字创作者的平台。从文字到影视需要经过一个介质的转化,大概包含两项工作。一个是策划的工作,对项目的筛选。比如对某些题材的前瞻性预判,不是现在有什么,什么就时髦,而是那些现在没有的,但是很快就会有的,我们需要这样的一个工种去完成有预判性的项目筛选。再讲一点,对人物的筛选。网文的人物相对高功能,但我们做现实题材的长剧,这个人物要有相当好的文学性,需要相当“可信”。比如现在正在播放的《我的阿勒泰》,这样一个现实题材剧,就很真。这个过程需要策划去完成筛选,包括题材的筛选和人物的筛选,人物有相当好的文学性,我们讲现实要接地气,要很真。

另外一个需要的工种是编剧,编剧需要对结构进行梳理。一个编剧团队可以避免很多的逻辑漏洞,这是编剧工作必不可少的一个原因。而网文作者最大的优点是,他的独特性不可替代。每个网文作者背后都是一个时代,你们代表你们个人,也是一个时代的缩影。你们的表达、你们的观察视角非常独特,是去工业化的。这种“去工业化”的东西会带来活力,有时候会在一片同质化的作品中带来新的商业机会,所以我觉得未来的网文作者,提供的题材和人物的扎实、鲜活是不可替代的。

作为头部网络文学平台,七猫始终秉持“匠心打磨好作品”的理念孵化原创IP,更紧紧把握当下生态融合的新趋势。在2024第四届七猫中文网现实题材征文大赛颁奖典礼的行业论坛,我们不仅可以看到七猫现实题材作品的实体出版成果,也能看到其IP影视转化迎来丰收。相信七猫携手IP生态链伙伴进行的持续探索和深耕,将推动更多优质网文作品走进大众视野。

李玮:我们知道,七猫中文网现实题材征文大赛遴选出许多优秀作品,这些作品不仅是在传播正能量,而且也收获了好的市场,它们在线上有很好的数据,线下也被实体出版。

5月17日下午,2024第四届七猫中文网现实题材征文大赛颁奖典礼下半场如期举行,分为“大咖分享”和“行业论坛”两个环节。这也是征文大赛颁奖典礼首次增设下半场,旨在集结众多行业大咖,共同探索网络文学及现实题材IP的发展之道。

从文本到视听的AI实现

在大咖分享环节,上海电影技术厂有限公司副厂长郗岳发表题为“从文本到视听的AI实现”的演讲。大家现在都在讲Sora,似乎从文字到影视很简单。然而在郗岳看来,可能在这个过程中影视的整个创作本身就是多模态的过程,是人与人之间的多模态,不同的工种、不同的岗位、不同的创意者,用不同的方式描述他对这个作品的想象和最终的呈现。

具体来说,上影制作和七猫文学板块应该合作些什么?“上影在上海松江有一个大的产业社区,我们有自己的拍摄基地,从摄影棚到实景、到后期制作,有一个完善的体系。我们也提出要打造一个‘未来数字文化青年’的产业社区,就是把喜欢创作的人引入到这个社区里面。有些人是提供相关的技术支持,有些人是提供创意的,大家在社区当中能够有一个开放共创的模式,这时候我们也希望能够和七猫文学生态进行一个融合。

同时,我们可以提供一个影视基地+AI的一站式解决方案。目前上影拥有650亩左右的实景拍摄基地,《繁花》也是在我们的基地拍摄制作的。这里有算力平台、AI技术团队、数字资产库,基于这样的体系,可以给青年技术团队和创作团队提供一站式的服务支持,再配上基地+基金这样的合作模式。我们认为在这里面,文学可以成为创作的第一个环节。”

那么,到底有没有可能用一个非常简单的方式,能够从文字直接生成我们想要的作品?在他看来,“目前我们认为这个‘直接路径’还是比较艰难的,但可能会有另外一种方式,就是AI产业生态的方式。我们把AI打散,‘十万青年十万军’,把青年和AI工具放在产业生态的社区当中,每个环节做成一些插件、工具,每个环节应该应用的AI技术应用进去,最后形成的作品可能才是一个真正的标准作品。”

他认为,上影制作和七猫之间,可以在各环节上进行联动,从创作、图像、声音、数字资产到视频,但核心还是回到一个点,优秀的文本、优秀的作品,这是任何技术都无法替代的。“希望和七猫在上海科技影都、在松江,更好地打造这样一个‘AI+青年人’创作的生态环境。

以上海城市为基底的IP影视化与文化焕新

上海尚世影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周瑜发表题为“以上海城市为基底的IP影视化与文化焕新”的演讲,在她看来,“我们的根在上海这座城市,我们尚世影业的影视创作也是以上海为基底进行的。”

上海,有很特殊的文化背景,一方面受到了红色文化的浇灌、洗礼,另一方面又地处特殊的港口位置,中、东、西交流频繁。“在上海这座城市,我们称之为‘冒险家的乐园’也好,‘十里洋场’也好,在这里东西方文化充分地碰撞、交流。此外,作为中国改革开放最早的一批城市之一,上海也是当今中国乃至世界的经济、金融、贸易、航运、科创中心,它的文化有非常显著的国际特色,又可以将传统和现代杂糅起来,这些为海派影视剧的发展提供了充足的养分。”

她简单回顾了海派电视剧的发展,从早期大家比较熟悉的年代剧、情感剧、家庭伦理剧,到现在可以看到当今海派电视剧呈现出百花齐放的景象。“这里不得不介绍上海广播电视台,出品了大量经典的电视剧,像《孽债》《十六岁的花季》《上海一家人》等等。上海广播电视台可以说是海派电视剧的摇篮,也是海派电视剧创作的先行者和发源地,在整个上海文化建设中具有非常独特的价值和重要的作用。”

而尚世影业,是“海派电视剧摇篮”上海广播电视台的影视投资制作的唯一主体。“多年来,我们持续进行剧目的创制,其中有经典的《光荣与梦想》《在一起》《大江大河》,职场剧有《杜拉拉升职记》等,在上海这座城市的发展中,在不同的时代下发挥出了独特的作用。”

“我们最近正在创作电视剧《三十九二十八》,关注保险业的。它是非常本土的一部海派电视剧,我们希望在这部剧中不仅展现很有上海城市特色的当今保险人的新面貌、新气象,更加可以反映出很有特色的上海女人,上得厅堂下得厨房,非常精明,同时又很讲义气,可能会是玲子和汪小姐的结合体。这是一部原创作品,但它是具有文学底子的,因为我们的编剧采访了大量相关行业的故事。我们认为它可以反哺相关行业,可以和七猫这样的平台合作。希望可以和大家共同携手孵化精品,讲好这座城市的故事,大家双向奔赴。”

出版论坛:探讨小说与实体出版的融合路径

在行业论坛环节,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李玮教授担任主持人,其中出版论坛以“现实与幻想的交织:小说与实体出版的融合路径”为主题,七猫作者顾天玺、匪迦、浙江文艺出版社副总编许龙桃、春风文艺出版社副总编赵亚丹、海峡文艺出版社社长林滨、七猫女频主编陈肖肖出席论坛。

李玮:我们知道,七猫中文网现实题材征文大赛遴选出许多优秀作品,这些作品不仅是在传播正能量,而且也收获了好的市场,它们在线上有很好的数据,线下也被实体出版。例如浙江文艺出版社已出版的《北斗星辰 》《苍穹之盾》等;安徽文艺出版社已签约的《尖锋》《关键路径》等;还有春风文艺出版社今天带来的这一部新书,改编自匪迦《穿越微茫》的《蒲公英计划》;以及海峡文艺出版社已出版的《智能觉醒》。在这些作品中,有好几部都来自匪迦。请问匪迦老师,您的书总是能够精准把握选题,紧跟时代热点话题,甚至能够预判到热门趋势,从北斗导航、国产大飞机到低空经济等等,能否给我们透露下是如何进行选题策划的?

匪迦:我的创作以现实题材中的科技、科幻方向为主。如果说我的作品获得了出版社的认可得以出版,中国人说“天时地利人和”,我从三个方面浅浅分析。

天时,既然是现实题材,我们创作的作品和时代的发展肯定要贴合。现在很多人对于现实题材的印象还是农村题材,其实这样的现状可以理解,我国的工业发展速度其实很快,快到超出很多人的想象。我经常举的例子,我国工业增加值连续10年全球第一,制造业增加值连续十年占全球的30%,我们已经是很大的一个工业国。这样的时代潮流之下,再创作现实题材,除了传统的农村题材外,和工业、科技相关的题材,和这个时代潮流更加契合,在我看来这是一种“天时”。

地利,我自己在本职工作中,一直接触航空航天、高科技行业,地利就是我离这些行业非常近。我自己对于这些题材更加熟悉也更好把握细节,一方面可以体现出更加真实的图像,另一方面也更容易去把握其中的“度”。

人和,其实一部作品真的要出来,光靠作者不行,还要靠整个“产业链”,或者说是合作团队,包括我们的编辑、平台和出版社。七猫对于作者的题材并没有太多的限制,包括仙人掌和满江总和我说,“我们对于题材没有太多的要求,什么样的题材你擅长或者愿意写,我们都全力支持。”从七猫与出版社的交流来看,出版社也看重这样的一些题材,这才是最终一部作品得以出版的因素。

李玮:我知道七猫的编辑在内容的遴选和把控上也非常用心,请问肖肖老师,您每一次是怎样把控内容的商业性、话题性和文学性?

陈肖肖:七猫会先定选题,再审核文学性,初审通过之后还有三审流程。首先选题不能过于宽泛、空泛,不能过于狭隘、浅薄。一个优质的选题,必须蕴含精神文化价值,会审视选题是否有文化传承价值、知识普及及教育价值、社会责任价值,或者是时代反响价值。如:是否聚焦现实、体现生活;是否展现新时代的重大变革,或者书写各行各业的拼搏奋斗、讴歌人民群众的生活实践、功绩等;是否坚定文化自信、展现中华文化魅力等。文学性上,选题确定后,会把控故事性、可读性、趣味性和代入感,毕竟不是专业书、教材书,建议适当降低阅读门槛,同时拒绝套路化和同质化。

李玮:匪迦老师的《北斗星辰》是由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并且出版后广受好评。请问浙江文艺出版社的许总,您当时怎么选择到这本书的?

许龙桃:我们觉得网络文学,首先是文学。浙江文艺出版社一直在做原创文学,我们对于原创文学应该有什么样的标准,哪些原创文学我们应该重点推广、出版的,本身社里会有模型。具体到网络文学的模型来看,匪迦老师的作品完全契合、完全匹配我们的模型。

二是新时代文学和新时代文学出版,一定是相伴相生的。匪迦老师的作品就是具有新时代文学样子的网络文学,所以选择。

三是具体到作品来看,北斗在我看来就是中国式现代化的重要标志,就是中国式现代化的重要物象。如果在历史长廊中来看中国式现代化,北斗一定是耀眼的标志物。所以我们是看到了选题、看到了内容,看到了匪迦老师的专业度,立马签下了这部作品。

李玮:匪迦老师还有一本书被春风文艺出版社出版,名字叫做《蒲公英计划》,有请赵总分享一下。

赵亚丹:七猫作为网文大咖,重要的门户,编辑流程和我们实体出版有很多相似的地方,甚至比我们实体出版做得更精细。他们的三审对稿件的判断、对市场的把握非常精准。

《蒲公英计划》,充分体现了匪迦老师的创作风格。我当时看到这部作品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的是美国一位作家迈克尔·克莱顿,《侏罗纪公园》的作者,被称为高科技惊险小说之父。他的作品和匪迦老师感觉很接近,用非常专业的、硬核的科技题材为背景演绎故事,既有专业知识,同时故事也非常精彩。

李玮:除了高科技题材,从小人物出发,从日常生活、身边的人间烟火提取题材和故事,也是实体出版非常青睐的一类作品。顾天玺就非常擅长从身边的小事提炼素材,她的作品《尖锋》就是从辅警的角度书写案情之诡秘和人性之复杂,我们今天也想问问,如何从生活中发掘出写作灵感,从身边的人物和事物中提取原型?

顾天玺:我觉得我就是一个小人物,所以我的视角基本都会放在小人物身上。《尖锋》的男主张小波,他有一个真实的原型,我每天上班的路上都会遇到一个辅警,日复一日的“点头之交”中,我们有着惺惺相惜的默契。有几次我发现,其实大家对辅警这一职业不是很尊敬,他们更愿意听交警的口令,当时我就想为他们发声。我在辅警的身上也看到了当年我在单位当合同工时的经历,虽然我们做了很多事情,每天也很辛苦,但依然会遇到一些不公平的待遇,甚至有时候会有一些隐性的职场霸凌的事件。

我想为他发声,但当时我想如果单纯就想为他发声,是不是有些浅?为了塑造更立体的人物角色,也考虑到我喜欢写悬疑刑侦小说,为了让《尖锋》更好看,我给他加了很多buff,加了很多比较热血的东西。这个交警是我原来创作的雏形,经过艺术化,他是一个在基层打击犯罪的优秀辅警,里面有很多单元剧故事。一桩桩的案情,将这样一个小人物的价值体现出来了。他是一个小人物,但是他的身上也有大光芒。其实这本书也是完成我的心愿,我觉得自己也是小人物,但是每个小人物都有一个想要逆袭的梦想。

李玮:海峡文艺出版社出版了七猫中文网银月光华的作品《大国重器2智能时代》,请林社长分享一下为什么会选择这本书,海峡文艺出版社在遴选网络文学作品方面有些怎样的经验?

林滨:我们出版七猫的《智能觉醒》,原来在七猫上叫《大国重器2智能时代》,我给它的定位是“描摹中国人工智能的觉醒路径”。为什么会选择这部,其实和我们自己切入网络文学的点有关。我关注工业题材,实际上大国梦想、大国情怀,是我们的切入点。

我认为,网络文学是一个新的文学形态,焕发蓬勃生机,网络文学的出版也是一个新的出版形态,应该也是要立起来的,我觉得是“双向奔赴”。网络文学为我们提供什么?进入网络文学,我发现大家对行业文的描写特别全面、深入。我认为是一个知识的普及,各行各业的书写进来,原来我们不了解的各种作者、各种行业都呈现出来了,给我们打开了很大的窗口。

出版社的编辑能为网络文学做什么?像这次做《智能觉醒》,20来万字,实际上原来不止,有50、60万字,出版时容量会有所限制,我们会对网络文学的精神性或思想性,做出一个基本的价值判断,还有我们对艺术性要提出新的要求,这就是我们的编辑进场的作用。

传统出版和网络文学的双向奔赴,形成良性互动,今天包括我、我们同行,和七猫、和各种平台的携手,就变得非常有意义,也是我们为新时代文学、新时代文学出版贡献了我们自己的力量。

影视论坛:探讨如何搭建从文字到视听的桥梁

影视论坛以“让读者拥有奇妙幻想:搭建从文字到视听的桥梁”为主题,七猫作者黑白狐狸、金笑、金海鸥传媒制片人张冬、腾讯视频分账剧业务中心IP负责人张骁、中国传媒大学戏剧影视学院戏剧影视文学教授张菁、七猫影业制片人刘沐晗出席论坛。

李玮:我们知道七猫的作品有许多IP的转化,不乏成功案例。最主要归功于七猫有一个非常好的作者池,拥有一批出色的IP内容的生产者。比如金笑老师的创作,以女性向悬疑著称,您的作品《窥夜》内容精巧,引人入胜,很快实现了影视版权的售卖和改编。您今年的作品《刺骨之尘》也同样是悬疑题材,大家都很感兴趣,什么样的动因促成您选择了悬疑赛道,能否和我们分享一下?

金笑:之所以选择创作悬疑作品,因为我从小就喜欢看这类的作品。之后就想自己创作,收集了这些资料,再查看这些相关的案情的时候,发现很多故事背后促成的原因是时代和个人选择,我觉得非常振动,就想创作一些这样的作品,反映背后的故事。包括《刺骨之尘》和《窥夜》,都是我看作品的时候,发现一些社会背景下的小人物做出一些选择,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他的选择和认知给他的限制从而酿成了不好的后果。我想通过创作来给大部分遇到相同环境的人一种指引或者是参考。

李玮:金笑的作品也被金海鸥传媒的制片人张冬发现,请问您为什么选择这本书进行改编,在改编的过程中有什么要和我们分享的?

张冬:说到我为什么要买小说,不能免俗要聊一下初心。我的主业是演员,但我是一个没有流量的演员,我想参演到好的作品非常难。我就想,既然我没有办法演到好的作品,我就要做一部好的作品,这是我的初心。之所以选择《窥夜》,因为《窥夜》某种程度来说让我产生了共情,共情对于文学作品或者是影视作品都是非常重要的。如何产生共情?其实剧本是最根本的原因,你的内容、人物、台词都是重要的因素。我们要注重细节的把控,细节决定了剧的上限。

虽然现在我们还不能透露太多剧本创作的内容,但可以分享一下我们的创作方向。我们这次比起讨论如何追求幸福,更侧重于讨论如何战胜痛苦。我们想要传达的是这个世界缺的不是完美的人,而是每一个像我们一样平凡的人,从心中给出的真心、正义、无畏与同情。

李玮:今天我们也请到了七猫影业制片人刘沐晗,也是七猫版权运营部经理,想了解一下七猫对于小说改编成影视作品,除了“共情”还有哪些重要的评估标准?

刘沐晗:现在影视化已经非常细分了,比如长剧,有头部的长剧,还有分账的长剧,此外还有中短剧、微短剧等等,我们其实是根据不同的赛道进行一些垂类的细分。会把所有的作品放在改编推荐池中,从小说内容到最后推荐给平台方、制片方,在这个过程中间有一个策划的过程。实际上我们做的工作就是从海量的优质小说中,筛选出适合每一个细分赛道的内容再来进行改编。

目前我们版权内容在影视化方面的推荐,分为两类:一类是偏头部的定制剧、版权剧赛道,一类是偏分账剧赛道。版权剧,希望能够影漫游及衍生品破圈联动。比如一本小说,实体出版了、动画版权也卖了,这样它的粉丝越积累越多,就可以赋能到整个圈层,让整个内容成为一个“破圈”的大IP生态。另外一部分,目前在冉冉升起的就是分账剧。这个赛道我们的小说有着先天优势,小说的很多数据和粉丝,和播出之后剧集的观众的喜爱度数据显示是很重合的。比如小说中很多爽点,读者很喜欢,拍完之后剧集受众也是很喜欢的。分账剧是我们先天比较有优势的赛道,未来也会在这个赛道做深耕。

李玮:今天也邀请到了腾讯视频分账剧业务中心IP负责人张骁,我们知道腾讯和七猫有不少的合作,出了很多不错的作品,那么您对于内容筛选的标准是什么?

张骁:对于腾讯分账赛道的IP合作来说,我们的初心是为众多合作伙伴提供服务、做好服务,通过共同创造的好作品来打动用户,让相关方都能获得收益。经过这几年的密切合作,我们与七猫的版权部门也是达成了共识,用平台之间的合作来为七猫的作家服务,通过“文学+剧集”将一个IP的影响力放大,可以做到“1+1>2”甚至是数倍的作用。我们通过这种良性的合作,可以将一个好作品打造成IP飞轮,让它持续滚动起来,从而收获更大价值。

在IP合作这个环节,我们也共同探索了一套基于内容+数据的合作模式,结合了七猫和腾讯视频双平台的内容+数据评估体系,为最终呈现给观众的剧集作品保驾护航。经过两年多合作探索,明显可以感觉到IP的内容质量提升,同时改编作品上线之后带来的收入也是越来越高。未来,我们也会扩大加深与七猫的合作,共同创造更多好的作品。

李玮:今天还有一位作者黑白狐狸,她的上一部作品是《我为中华修古籍》,这是一部比较独特的行业文,请问您为什么会选择修古籍这样一个看似比较枯燥的职业作为您的创作题材?

黑白狐狸:我从两个方面回答,第一是为什么选这个职业,第二为什么选这个枯燥的职业。

首先,选择这个职业,是因为我本人曾经有过相关的工作经历,当时做一个华侨史的国家基金的大项目。我觉得这个项目很有趣,就希望能有一个机会让普罗大众看一下,普通人和古籍从业者之间是有一个门槛的,希望可以跨越这个门槛,七猫给了我这个机会。

第二,之所以选择这个枯燥的古籍职业,说实话,以我的从业经验来讲,我觉得古籍一点都不枯燥,非常有趣。但是我们在写的时候,涉及到很多专业知识是有门槛的,比如涉及到文献学、训诂学、经史子集等一些基本的概念,涉及到一些考据的方式、一些定义,这时候如果想让读者喜欢,这些东西都不能直给,一定要融在故事当中。

我的目标就是讲得让读者愿意看完这本书,当时设计前30%给一些小的知识点,主要讲普通人,一个小白闯到高知的古籍行业中,一系列阴差阳错的故事,让读者有共情。后70%,我才慢慢塞一些硬核的东西进去,这样读者才可以把故事看完。

李玮:今天我们也有幸邀请到中国传媒大学戏剧影视学院戏剧影视文学教授张菁,张教授不仅创作了一批优质的作品,更是在教育一线不断进行创作研究,请张老师和我们聊聊如何搭建从小说内容到影视方想要的内容之间的桥梁。

张菁:感谢七猫可以搭建这样一个文字创作者的平台。从文字到影视需要经过一个介质的转化,大概包含两项工作。一个是策划的工作,对项目的筛选。比如对某些题材的前瞻性预判,不是现在有什么,什么就时髦,而是那些现在没有的,但是很快就会有的,我们需要这样的一个工种去完成有预判性的项目筛选。再讲一点,对人物的筛选。网文的人物相对高功能,但我们做现实题材的长剧,这个人物要有相当好的文学性,需要相当“可信”。比如现在正在播放的《我的阿勒泰》,这样一个现实题材剧,就很真。这个过程需要策划去完成筛选,包括题材的筛选和人物的筛选,人物有相当好的文学性,我们讲现实要接地气,要很真。

另外一个需要的工种是编剧,编剧需要对结构进行梳理。一个编剧团队可以避免很多的逻辑漏洞,这是编剧工作必不可少的一个原因。而网文作者最大的优点是,他的独特性不可替代。每个网文作者背后都是一个时代,你们代表你们个人,也是一个时代的缩影。你们的表达、你们的观察视角非常独特,是去工业化的。这种“去工业化”的东西会带来活力,有时候会在一片同质化的作品中带来新的商业机会,所以我觉得未来的网文作者,提供的题材和人物的扎实、鲜活是不可替代的。

作为头部网络文学平台,七猫始终秉持“匠心打磨好作品”的理念孵化原创IP,更紧紧把握当下生态融合的新趋势。在2024第四届七猫中文网现实题材征文大赛颁奖典礼的行业论坛,我们不仅可以看到七猫现实题材作品的实体出版成果,也能看到其IP影视转化迎来丰收。相信七猫携手IP生态链伙伴进行的持续探索和深耕,将推动更多优质网文作品走进大众视野。

展开
打开“财经头条”阅读更多精彩资讯
APP内打开